突然特别想写写七零后这一代人,我一直觉这是一群特殊而有点幸运的人,我也在其中。

不过我认为这一具有共同特征的群体不应该是70到79年生人,更适当的划分应该是66年到75年,这十年里出生的人具有更典型的时代特征和同质性。65年以前的人们似乎更具备50后的气质,而75年以后的则有更多80后的精神。当然这只是我一家戏言,不足为凭。

我们生在文化*大*革命*期间,懵懂时期过着物质缺乏,精神却高度自由的生活。父母忙着张罗全家老小的吃穿、忙着革命或者被革命,基本无暇管孩子的智力开发或者是不是输在起跑线上。我们基本上不知道什么是幼儿园,一般都有2到3个兄弟姐妹,我们都是在玩泥巴,被哥哥姐姐打骂或者打骂弟弟妹妹中自己长大的。上一年级之前我们基本都是文盲,没有人背三字经,或者唐诗宋词,就算会背点啥,那一定是毛主席语录。我们这代人特别缺乏才艺,因为很少有人会被父母逼着学钢琴、小提琴什么的,最多也就会唱几首样板戏。记得我小时候算是有点文艺细胞的,经常在妈妈学校的广播站唱「洪湖水浪打浪」和「十送红军」,也就仅此而已。那时候的学校教育基本处于半工半读状态,学生经常不是参加运动就是参加劳动,我们这些小不点把劳动和运动都当成游戏,跟在队伍后面瞎起哄。不管怎么说,我觉得我们的童年是幸福快乐的,没有像前人那样挨饿遭罪,也没有像后来者那样从小被竞争、被压力,生出来就背负着重任。

从我们上学开始,文*革基本结束了,学校秩序恢复正常,学校里的老师高手如林,很多是早年被下放的专家、名校高材生。记得我一二年级是在我妈任教的偏远村小上的,那个村小居然有复旦大学数学系毕业的代课老师;后来转学到县城小学,音乐老师是上海音乐学院高材生,听他弹风琴都是一种享受;上初中后有个语文老师是华东师大的,普通话标准得如同中央电视台的主播,一手好字更是让人赞不绝口…可以说我们所受的教育不比现在的差,我们的很多老师才高八斗,爱人以德。

大多老师刚刚走出命运的灰霾,心中憋着一股劲,他们教学尤其的认真负责,极少功利,对学生亦师亦友,有更多的人文关怀。我们课后很少有作业,没有补习班,就算有也是老师义务地为落后同学开开小灶。也有兴趣小组,记得那时的生物兴趣小组,是在学校里养兔子,老师带着我们拔兔草;舞蹈队、合唱团、体操队、各种球队、田径队……样样齐全,老师们全心全力,几乎可以说是呕心沥血,学生们也是兴趣盎然,全力以赴。那个年代老师们不计报酬,学生们心存感恩,师生之间没有敌对,没有芥蒂,更多的是亲情和友谊。

我们的父母不太关心我们的学习,一般也就是每学期看一次成绩报告单,只要不挂红灯笼就算过关了,如果考了100分的,有些父母会奖励一枚鸡蛋。父母更关心的是你的家务做得怎么样,弟妹有没有带牢,家里的水缸有没有挑满,放学回家路上有没有割猪草……

我们没有太大的学习压力,也没有生活在学校的真空里,但我们是跟父母一起背负着生活的艰辛长大的。很少有零食,几乎没有玩具(有也是自制的)所有的东西都是兄弟姐妹、邻居伙伴分享的,没有独享的习惯。所以我们这代人的特性大多是能够隐忍、甘于奉献,乐于分享。

由于没有激烈竞争的土壤,那个年代的同学关系就显得单纯而真诚。纯粹是按物以类聚的方式组成各种要好的小团体,与学习成绩或者家庭条件等等物质的、功利的因素都无关。到现在为止,在我的社会关系的那张图谱里,同学依然是除了父母兄弟之外最重要、最亲切也是最靠谱的关系。

我们所读的书基本一致,琼瑶、金庸、梁羽生;四大名著和《少年维特的烦恼》是老师的要求,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从未看完过;手抄书一定偷偷看过几本;青春萌动时读过五人诗集,顾城、北岛与海子,"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"永远铭记,"面朝大海春暖花开"是美好的青春梦想,而"黑色给了我黑色的眼睛"却是呐喊和挣扎,为「哭泣的骆驼」而哭泣的是70后女生共有的青春悸动。

我们上小学的学费和书簿费加起来只要2块5,中学大概是十几块,大学基本全免,每个月还有些许生活补贴,那些考军校和师范的同学不仅不要家里一分钱,据说还有寄回家帮衬家里的。出了校门我们是“天之骄子”,工作是学校分配的,不愁没工作,只有好坏之分。那时候的社会不像今天,分配工作基本不靠拼爹靠实力。估计也有个别特例的,究竟是偷偷的不敢让人知道,至少在那个年代拼爹是件可耻的事情,不会大声告诉别人:我爹是李刚。

那时候的女孩子,年少时受了琼瑶阿姨的蛊惑,长大一点又有三毛姐姐的榜样,骨子里透出的浪漫不可抵挡。她们把爱情当作信仰去追求,深信美丽的风景在沙哈拉,跟着流浪歌手走四方是很多姑娘的梦想。那时候的爱情比现在干净、纯洁。没有那许×诺说宁愿坐在宝马上哭,也没有女大学生为了份工作而献身。所以那时候的男生们拼的不是高富帅而是浪漫,那时候的剩男剩女也不像今天这么多。

那些年人们的追求也有所不同,那时候还没有叫公务员、事业编制的东西。大学毕业进政府机关、事业单位并不是难事。不过那时候并不像今天这样千军万马都涌去抢所谓的“钻石饭碗”。

那些年整个社会都是百废待兴,经济改革的大潮刚刚掀起,全中国到处都是机会,就算从那个时候开始收破烂,现在也成破烂王了。而我们70后就是撞在这个机会上了,特别是中国的IT事业成就了一大批的马化腾、丁磊、李彦宏……

我们工作以后,房子是国家分的,生育是计划的,不过整个社会已经渐渐走出死板的计划经济,物质条件逐步改善。随着房改的开始,我们普遍赶上了第一波还没涨价的商品房,或者廉价的经济适用房。

现在,我们这群人都到了40岁上下,已届不惑。而事实上我们都很困惑,为什么社会成了这个样子?我们都还是原来的自己吗?只有当面对故人敞开心扉时,才明白原来已经发生的故事并没有消逝,纯真的岁月都珍藏在彼此的心里、记忆里……

北岛说:"那时我们有梦,关于文学,关于爱情,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。如今我们深夜饮酒,杯子碰到一起,都是梦破碎的声音。" 谨以此文献给那一群跟我在同一时代长大、拥有同样纯真岁月的人们。